诚、信,留以传志

或许是身在媒体圈的缘故,曾经我一度认定,媒体采访商业大佬或者是他们的演讲,都有些冠冕堂皇,宣传PR的印记太多。随着年岁增长,离开媒体,自己创业后才发现,大佬讲话与传记,其实未必是一味的PR宣传。

古人说,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虽久不废。商业大佬,成功且名就,就会越注重言行,这是马斯洛需求决定的。千百年来环境在变,或好,或坏,但人心尚古。

商业大佬中,教父级别的,不多,柳传志、马云、任正非、稻盛和夫都算,他们所说的,方式与形式,各有不同,但总结起来都是一样的。诚与信,是大佬们时常挂在嘴边的。

大佬都爱喝茶,柳传志与马云,都喜欢龙井。联想控股的佳沃农业,除了柳桃、蓝莓,还有茶叶,佳沃在浙江有不少茶园的全产业链布局。看好农业之外,也是柳传志喜欢茶——所有公司的产品都有创始人的烙印,企业文化,说到底,还是创始人的气质延伸。
龙井茶

大佬爱茶,除了茶本身,也有“格物”之义。茶道,四字概括“和”、“敬”、“清”、“寂”。和、敬、清、寂是茶道形而上的概括,商业之道,概括起来,就是“诚”、“信”二字。四字也好,两字也好,其实是相通的。

稻盛和夫是近几年日本商业中最大的神话,他也几次来华授课。日本与中国,一衣带水,日本文化也是唐宋遗风,所以,在商业哲学方面有很多相通相近的。稻盛和夫提出的,是“敬天爱人”,其实与茶道的“和敬清寂”,都是一样的,概而言之,也是诚与信。

最近,联想控股提交了IPO申请,这也是柳传志又一次巅峰,联想、神州数码、佳沃、联想控股,柳传志的经营,硕果累累。柳传志说,“诚信,不光是态度,还是一种能力”。

关于这点,有个故事很是传神,在史玉柱最困难的时候,柳传志出手,告诉史玉柱,做企业要低调,而经营哲学就是,“第一条就是说到做到,做不到就不要说。”这一点对史玉柱影响很大,“巨人大厦”停工后,史玉柱淡出商界,2000年凭借“脑白金”东山再起后,史玉柱委托珠海士安公司收购当年巨人大厦卖出的楼花还债,以个人名义偿还巨人集团欠下的债。史玉柱说,“背着污点,没法做人”,诚信是本。

在柳传志最近的一次演讲中,他向台下的企业家提倡两点,“第一,我们应大声疾呼弘扬商业正气,要把它喊出来!因为毕竟我们做企业的后面有千千万万的员工,产品、服务联系着整个社会,所以我们应该发出声来;第二,以身作则,做比说更重要。我在这儿保证,我的企业和我本人保证做到:一定重信誉、重承诺!不只是说,我自己一直确实是这么做的,我把名声看得比金钱重要得多。”

这次演讲中,柳传志少有的对社会现象愤恨批评,他说,“80年代的小饭馆,虽然环境很脏,但是不会上地沟油,即使企业效率不好,也没有假冒伪劣。但是市场经济后,挣钱的手段越来越多,如果监管不力,就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了。”

当然,这或许也正是柳传志们成功之处吧,在一个缺乏“诚信”常识的社会,诚信经营,持之以恒,自然功不唐捐。审视现状,本该是常识,却被忽略,的确有些讽刺,这样难怪,一向温和的柳传志,也会发火,批判当前社会存在的困顿。

“诚信”一词拆开,为“诚”,为“信”。在我看来,诚为“菩萨心肠”,信为“霹雳手段”。无论是柳传志的诚信观,亦或是稻盛和夫的“敬天爱人”,其实都是,霹雳手段行菩萨心肠。诚信,对外,是品质与服务的承诺,对内则是理想与为实现理想而付诸的行动。

我不喜欢,“公司”这个词,更喜欢日语“会社”——公司一词意为“公者,数人之财,司者运转之”,而“会社”,“会”有汇集、付款之意,“社”有组织、祭祀之意。公司显得太过冰冷,缺少了某些人性、社会的色彩。商业组织,以盈利为目的,但要实现却是要有诚意与信。

第一代商业大佬中,柳传志、任正非,都是军队出身。或许部队的历练,对于个人的品性磨炼,企业经营都有烙印——保家卫国,是诚;一切行动听从指挥,是信。联想系与华为,都有很深刻的军旅印记。

柳传志的讲话,都是小故事见大理,娓娓道来,古人说,大巧不工,重剑无锋,便是如此。

商业教父也好,大佬也罢,他们的成功,有偶然,也有必然。偶然的是机遇,必然之处,其实都是常识而维,敬天爱人,并持之以恒。因为,时间是最平等的,坚持常识,最终都会成为legend。
')}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