淘宝、微信的相互封杀,有望破解?

淘宝与腾讯微信的封杀与屏蔽,似乎近期有了一些新变化。

再此之前,微信打开淘宝、天猫、支付宝等阿里系链接,你会进入写着“阿里巴巴屏蔽了来自微信的浏览请求”如此页面。

图片1
不过,3月30日开始,腾讯微信官方已经将封杀淘宝的页面措辞做了调整,改为“如需浏览,请长按网址复制后使用浏览器访问”。
图片2

屏蔽页面的措辞修改,值得玩味,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张移动互联网船票,微信官方的言论与措辞,一向“傲娇”——无论是阿里系产品、快的打车,亦或是网易云音乐等等竞品的屏蔽,微信曾在屏蔽页面以公正姿态或是称“应用未经审核”,或是说“不够安全”,或者说,打击盗版。

究竟什么原因,让微信做出妥协?微信姿态的调整背后,是阿里与腾讯双方的博弈。——3月27日,阿里法务部就此前屏蔽网页的措辞,正式向腾讯发出公函交涉,阿里提出了三点要求:1、删除“阿里巴巴屏蔽了来自微信的浏览请求”的不实表述;2、解除微信对阿里系产品的屏蔽;3、解决微信购物安全问题。

3月30日腾讯官方收到了阿里的公函,于是在3月31日开始,屏蔽页面的措辞也就有了修改——微信没有再说,“阿里巴巴屏蔽了来自微信的浏览请求”。

杜鹃计划引发封杀

横跨在科技与人文十字路口的知名学者魏武挥曾说过,“立场即真相”。在阿里员工与腾讯员工,立场不同,看待谁封杀谁,自然也就不同。接下来,我们看看阿里程序员口述的历史吧。

阿里与腾讯的“封杀”,源于一个问题:网络安全,钓鱼网站,是在2013年初。

阿里员工“寒冬”表示,那时候阿里收到了一些关于安全问题的用户反馈,经过分析,发现这些信息犯罪的手段是标准的钓鱼。钓鱼者,把阿里的页面代码copy过去,搭建一个跟阿里毫无关系的网站。
钓鱼网站

彼时的微信还不像现在有网页主域名查询的功能,用户通过微信没有办法区分真正的淘宝页面和钓鱼页面。为了解决钓鱼网站的问题,阿里启动了“杜鹃计划”——不是屏蔽微信访问,而是当用户在微信中打开淘宝链接,就直接利用唤起协议唤起淘宝客户端,让用户在淘宝客户端中打开相应的页面。

出于入口与竞争因素考虑,腾讯面对淘宝唤起协议启动手机淘宝的“杜鹃计划”做出很大的回应:腾讯微信webview中屏蔽了唤起协议,于是用户仍然能看到手机淘宝登录页面,却不能通过手机淘宝客户端访问宝贝。

寒冬解释说,“在微信未能解决钓鱼网站,又屏蔽了唤起手机淘宝应用的功能的情况下,手机淘宝只好采取了服务端逻辑——就是把所有来自微信访问的请求重定向到了下载页”。这也意味着,用户在微信点击淘宝链接,只能止步于手机淘宝下载页面,而不能进入淘宝客户端去访问宝贝,购物行为只能被迫中止。

这一时期,马云在阿里内部提出了再造淘宝,火烧南极洲,All in无线的口号。

因为下载页面仍然会把一部分用户带向淘宝,所以微信又屏蔽了手机淘宝下载页中的下载链接,手机淘宝前端团队试图使用短链的方式绕开微信的屏蔽,不料绕开几个小时后,还是被微信屏蔽了。

微信与手机淘宝的屏蔽交战,看起来更像是猫捉老鼠的游戏。几次交战后,微信也腻了,干脆拦截了所有阿里域名的请求,直接不予访问阿里的服务器了。

这也就是阿里程序员口述的,“淘宝屏蔽了微信”的始末。

利益背后,APP孤岛难以打破

现在越来越多的APP之间,都在尝试打破APP孤岛,实现APP之间的自由跳转。即便是腾讯与阿里,除了微信上依旧屏蔽了淘宝、天猫与支付宝,但腾讯的浏览器等产品依旧与阿里产品有着很深的合作。

为何微信决意屏蔽淘宝、天猫与支付宝?答案只有一个:利益。

微信是腾讯公司未来,这是不言而喻的,并且微信在电商、支付领域的布局关乎腾讯未来命运。事实上,即便是京东、58与大众点评,这些腾讯投资的企业获得了微信接口,但它们也与微信自己的布局有竞争——即便是京东的第三方支付,网银在线其实也是无法获得微信的支持的,卧榻之侧,岂容鼾睡,利益面前,谁都没有例外。

那么屏蔽页面的措辞调整,是否意味着,微信将会调整封闭状态,向淘宝、天猫开放?

答案其实也只有一个,微信不可能向淘宝与天猫开放。

社交网络,最为重要的是,它是互联网的一个基础设备——所有好的产品与服务,都可以通过社交网络的关系链条传播,这是前提。无论是微博、陌陌、微信,其实都有其传播价值,微信作为中国最大的社交网络,无论对淘宝亦或是天猫,缺席了微信传播链条,都有些遗憾。

回看近两年历史,淘宝“杜鹃计划”启动,惨遭屏蔽后,业内也有不少人说,淘宝不够明智,缺少了微信链条——当然,它在侧面,也让手机淘宝有了更大压力去做独立流量,不过,网易云音乐被微信封杀后,“杜鹃计划”就显得有先见之明了,因为,迟早都会被微信封杀,倒不如早点壮士断腕。

如何突破封锁——管道化微信

事易时移,现在看来,还有更聪明的方式——在利用微信的社交链条前提下,又不能被微信所封杀,至少,支付宝手机钱包在春节时期的那个产品“红包口令”,是个有意思的产品创新。

“红包口令”,是一次极为有趣的设计:无论封红包抑或是抢红包,都在支付宝APP上完成,只不过,信息的传播通过“红包口令”,以图片或数字形式,在微信社交网络里传播。

“红包口令”这一产品的推出——意味着,支付宝在阿里与腾讯相互封杀的格局中,另辟蹊径,既能避免被社交黑洞吞噬用户,又能接力社交网络的传播链条。也因此,微信在支付宝的“红包口令”中,被彻底的“管道化”。
红包口令

如何理解,微信被“管道化”?一个比喻,电商平台是B2B2C,淘宝最重要资产,除了用户之外,还有商家、商品,淘宝的成功,在于“全网营销,淘宝成交”——支付宝,“红包口令”的意义就在于,“微信营销,支付宝抢红包”。

我们曾把微信这类社交网络,比喻成“用户黑洞”,用户有进无出:简单地说,京东用户在微信购物,最终会洗成为微信购物的用户,因为,微信是高频应用,操作没有没那多。这样最终,京东自然也就要仰微信鼻息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京东方面除了微信购物入口外,更多的精力,其实是在发展京东自己的APP,并且,第三方支付,也是在注重推自己的“网银在线”。

从“红包口令”开始,接下来,淘宝、天猫或许都将推出类似的产品,“管道化”微信。

微信与淘宝的封杀,屏蔽页面的措辞修改,或许仅仅是个开始,期待着,两家巨头的又一次博弈吧。

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Comments are closed